【试管之家】»论坛 海外试管 日本东邦大学大森院区为无精症老公手术取精并试管的超级 ...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日本东邦大学大森院区为无精症老公手术取精并试管的超级详细过程

chenlei520 发表于2019-11-19 15:10:11 413 1
发表于 2019-11-19 15:10:11 |阅读模式
写这篇除了分享日本试管的经验之外,也希望鼓励同样遇到无精症的朋友不要放弃

医学在进步,我们真的还有希望!历时3年的青春,望能帮助到有需要的人


女方:今年33岁,右侧输卵管阻塞&轻微多囊
男方:韩国人,今年38岁,2014年33岁时被诊断为无精症


2014年结婚当年,老公被医生诊断为无精症,且触诊后怀疑无双侧输精管,因此,医生建议我们若要小孩,直接做试管,且还不能确定是否有精子可取,手术打开后才知道。接著又到韩国车医院泌尿科检查DNA染色体,发现老公Y染色体ACFb片段有缺损,精子存在机率高,但一样还是打开来才知道有无精虫。有鉴于此,2015年开始在北三进行试管治疗,妇产科医师说,因为女生没大问题,甚至整个疗程当中除了验孕以外,没抽过任何血液检查荷尔蒙。同样,药物与针剂也不多,针剂在最初催卵时打了一只长效针后,再补三针就取卵了!第一次取卵22颗,老公同时副睾取精,打开后发现有输精管,且副睾上有健康精子存在。结果共有18颗受精卵,最后长到D5有六颗,全数冷冻,因为卵巢刺激过度,当期不适合植入。接下来开始为时两年的胚胎植入,因长居日本,大约每两三个月回来一次,

植入后失败再回日本,来来回回,共植入了四次(第一、二次各一颗,第三、四次各两颗)除了第三次有着床之外,其他全数失败。有着床那次也因到第五周后停止长大自然流产。

期间,身为病患,听说过的所有助于着床的方法都试过了:中药也吃了...针灸也针了...冷的食物两年都没碰...脚也使劲在泡...结果在2016年,全数归零。六颗受精卵全数用完。

妇产科医生归咎于老公精子不好,所以受精卵有问题无法着床长大,其实我们有问题的是老公,妇产科医师也尽力帮我们了!期间有照会过海军总院的姚医生,医生是建议我们在植入前做PGS检查,可避免重复性植入失败。当初在北三医院的时候,有询问过医生,但医生看了看我的年龄(当时30岁),不推荐我们做。


国内治疗心灰意冷,老公建议在韩国试试,当时查到首尔能对应中文的医院,除了车医院之外还有第一医院,两家都有在做试管婴儿,但听说车医院的泌尿科是权威,而且老公在那又有纪录,所以就选择在车医院就诊。

韩国首尔第一医院
http://www.cheilmc.co.kr/global/ch/introduction/about.html

韩国首尔车医院
http://gangnam.chamc.co.kr/ch/index.html


算准经期后飞韩国,女生部分第一次看诊抽血看荷尔蒙、超音波,全部正常,妇产科医生看了老公的染色体报告,不建议我们做PGS,因为PGS有伤害胚胎的疑虑,除非我的染色体有问题才考虑。再看了看我们在国内培养的胚胎照片,直批根本不是养到第五天的样子...当下我跟老公傻了!

最后,医师决定,抽一管血验我的染色体,等报告出来再开始疗程。而男生的部分,更令我们傻眼,泌尿科医师看到老公在国内开刀的纪录,居然问我们要不要试着将老公输精管接通

当初老公第一次来这检查的时候,说没这个手术呀?!事隔不到一年半,新技术产生?!虽然次此医生跟上次的医生不一样。但是同一家医院呀!!!医生虽然建议接通,但也说成功率很小,要我们不要太期待。结果预约了手术时间后回到日本。


回日本后一直对老公的接通手术耿耿于怀,成功率小,还要做吗??在日本查了些资料后发现,日本本身也有在做这个手术,而且已经行之多年,

甚至接通成功率可达到50%,但因此手术除了需要精密显微仪器外,还需要特殊专业技术,在日本国内能够执行的医生也不多。


http://welcome-baby.info/category5/entry181.html


日本针对男性不孕泌尿科医师,全国加一加也只有41名,应该还是比台湾多上不少,毕竟人家人口有到上亿。而先前查到的能够执行输精管接通手术的十只手指头数还有剩,不知道经过这两年有没有培养出新的一批人才。大部分的输精管接通手术都集中在京坂神,关西地区,我们住在关东,曾经有考虑过是否为了此手术去关西,但想到术后必须每两个月回诊检查,最后还是决定选择位于品川附近的东邦大学医疗中心(大森分院)治疗。会选择这间,除了就近之外,医院网页也很明确的说明手术的成功率,精子产生机率为63%,甚至接通后自然受孕率达到22.4%。

自然受孕?!这是自从走上试管之路后压根都不敢想的事。


https://www.lab.toho-u.ac.jp/med ... sperm_syndrome.html


这些数据,是在国内跟韩国都没看过的公开数据,老公说,以日本人的个性,不敢乱来,敢在网上写,就代表一定有实际发生,再怎说都比韩国医生说的机率特小好太多了!

虽然我们的手术算是冷门,但平均每年都会有十位病患在这间医院手术,能够有到接通率50%以上,真的应该挑战一下。

https://www.lab.toho-u.ac.jp/med ... medical_record.html
(?微镜下精管吻合术)


主要执行此手术的医生是,永尾光一医生,当时除了在东邦大学看诊之外,周末也有在品川车站的京野高轮不孕症诊所看诊
(现已换别的医生,但同样是来自东邦大学)。
https://www.lab.toho-u.ac.jp/med ... f/koichi_nagao.html


总结上述资讯,老公二话不说要我赶快预约京野诊所的永尾医生。

很幸运的在两周之后就马上能够看到
(先前曾经考虑过一样是专门看男性不的孕症诊所原诊所,光是看诊就要排三个月左右)

看诊当天,永尾医师说,诊所并没有手术设备,如果我们确定要做,必须转诊到东邦大学,当时对于此手术还是有些犹豫,

询问医生我们是否适合?是否建议直接做试管?医生说,基本上手术完要给予一年半到两年观察时间,才能判断是否成功接通,所以我的年龄成为关键依据,若是我的年龄超过35岁的话,不建议执行此手术,因即使接通后,两年过后已过37岁,自然受孕率本身就低,不如直接试管成功率来的高,而当时我31岁,所以医生说可以挑战看看,不过还是很保险的说,成功率50%,就看我们自己怎么决定。

老公当机立断,恳请医生一定要帮忙,有了先前在国内试管惨痛经验,老公不愿再让我经历吃药打针的日子。也让我增强不少信心,回家后马上把韩国的手术预约取消。

本来医生安排我们两个月后手术,后来因为中间有人临时取消,我们得以幸运的一个月后接受手术,而且医生亲自写信告诉我们提前手术,也帮我们事先预约好医院的看诊时间,还帮我们准备介绍书(=转院单。在日本进大医院没有介绍书的话,首次看诊费用须外加6千日圆不等金额)

一切进行的再顺利不过,我跟老公也赶紧努力把生活调整,让自己有最佳状态。因为医生说,为了避免手术不成功,手术同时也会帮我们取精冷冻备用。其实,一个月的准备时间也颇赶,光是术前的检查,就已经跑两趟医院,外加要全身麻醉,手术前,还必须参加麻醉说明会,由麻醉科主任主持,将那段期间预计要手术的病患及家属集合起来,一起说明麻醉程序与风险。

在此,同是医疗人员出身的我,不得不佩服日本的仔细,虽说麻醉的相关风险因本行的关系已略为清楚,但经过麻醉科主任的说明,听完真的都不想手术了!所有会发生的风险合併症,超级明确的用PPT跟发放资料呈现。全数听讲完后,会先给药师个别评估麻醉用药的危险性,最后才到护士站签属麻醉同意书。这么谨慎的态度,令人敬佩,是需要动用到多少人力跟团队。但另一方面,手术发生任何合并症,跟医院无关,事前已经都说明清楚了,有多少机率会发生,没有明确原因,而且在确认这些内容后签名,所以是自己的责任。血也是手术前一个小时抽的,感谢医院给予方便,但伴随的风险也应该我们自己担

终于到手术的日子,心中超级坎坷不安,虽然医生说是小手术,一小时就结束了!但是想到麻醉科主任说的全麻风险,还是害怕呀!手术前一日,办理入院手续,须先缴订金10万日圆,之后再从医疗费扣。说到费用,原本很担心手术会是一笔庞大金额,毕竟先前的试管已经花了不少银弹!结果医生跟我说们,此手术项目,健保给付,最后结帐时也真的傻眼!手术费用居然只有8万日圆,这也太便宜了吧!反倒是住院费用还比手术贵?!病房有各种房型,四人房、两人房、一人房,第一次在日本住院,选择单人房,毕竟手术部位比较隐密(羞),单人房还有分是否能淋浴,有卫浴设备的话,一天需加付3万多日币,预计要住5天,超后悔当初没有选择有卫浴设备的特别单人房,因特别房在新盖大楼内,内部设备全新,而我们选择的只有附厕所的单人房,一天加两万五日币。真的有让我吓到,虽说是快要百年的医院,旧到很令人惊讶!厕所的门是木门,连衣柜都是我奶奶时代的衣柜,病房内的牆壁掉漆掉的超厉害,就只有床是新的。至于洗澡,是公用洗澡间,还需预约时间。好在,我们入院前就先洗好了!之后手术完也只能擦澡,所以没有使用到。刚进病房看到房内状态,更让人不安,而且日本没有家属陪睡制度,所以晚上八点以后,家属必须离开。放老公在恐怖病房一个人睡,还真是抱歉。隔天起大早,我们是第一刀,早上八点必须家属也要到,换上医院事先要我们准备的前开式睡衣跟医院发的防静脉曲张特殊加压袜,
跟护士一起步行到手术室前,进手术室前,对日本的医疗服务,又一次震惊到我,手术相关联的麻醉医师、主刀医师、协助医师、实习医师、护士等,一群人列队排一排,跟我们自我介绍打招呼,请我们多多指教,也要我们安心把老公交给他们。手术开始后,家属可以在等候室等候,或是回病房等通知,感谢那段时间妈妈从国内飞过来陪我渡过极度不安的手术等候,会不安的原因是,已经过三个小时了,还没消息,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不知。直到护士说要我们准备下去接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有人接,代表还活着,对吧?!再次来到手术室前,同样一批先前列队的医疗人员,外加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老公,医师告诉我们手术非常成功,且取出的精子非常健康,已经冷冻妥善保管。直到进电梯前,医师团队们除了目送我们之外,在电梯关上那刻全员给予深深一鞠躬,这一幕,让我很感动,感觉身为病患被重视,也令我们对医疗团队的敬业精神感到敬佩。或许有人会说,医疗太忙,没时间做这些繁琐的礼数,但病患的感受,就真的不一样。在电梯中,稍微回神的老公,用含糊的话语,直问我结果如何?要我说实话吗?只要你活着就够了!其他无所谓了!跟他说非常顺利后,持续昏睡下去。术后没多久,永尾医生来病房看老公的状况。老公已经苏醒,除了喊痛,没其他特别症状。医生也真妙,马上跟老公说明手术情况跟过程,还把接通的地方拍照彩色放大印出来发给我们,深怕老公没戴眼镜看不清楚,直接把血淋淋的照片摆在老公双眼前,仔细说明到底接通了哪,现在状态怎样。我想原本看到血会晕倒的老公,应该半句都没听进去吧!还好手术前有禁食,不然该吐的应该都吐光了!首次跟自己的输精管见面居然是这样的状态,五天后顺利出院,其实日本的家属不陪床制度,让家属轻松很多,早上到医院报到后,跟老公追韩剧,时间一下就过了!出院后一周回诊看伤口状态,愈合后须禁欲两个月让他休息恢复。期间最难过的是术后两周,已经可以走路上班,但移动时还是会感到疼痛,事先有听医师说要买能够支持阴囊的内裤,并且用纱布多垫几层支撑,但还是不敌重力,还好当时是冬天,那边一大包也不会很明显,顶多走路得姿势怪了点。支撑裤持续穿了一个月,比较难受的还是早起升旗的生理现象,据老公说,升旗超痛,为了制止,每天早上必唱韩国国歌来消火,在旁边看都觉得好笑,国歌是碍到你啦!这么有用!两个月后,终于到了开奖日子,其实一点也不期待,反正我们有一年半的时间可以等,即使没有也不必失望。果然,精虫数挂蛋回来,问过医生,这样是否正常?医生说,有人会马上就有,也有人要等上一年以上,说不准。好吧!只能继续等了!持续三次每两个月检查,就在手术后七个月,奇迹发生了!有精虫数!有活动力!虽然数字不是很理想,离正常还有一大段距离,但这代表手术成功了!!!!!接通了!!!


无精症患者居然验的到精虫,这是两年前连想到不敢想的事。医师说,会越来越多,要老公多排,可以促进新的虫儿产生。感觉终于在求子路上有些许署光了!之后两次检查,精虫数都有些许增加,但增加速度缓慢,就在手术后一年,2017年10月,居然验到无虫?!什么?!又归零?!这一年的努力,不就白费了?!虽然医生要我们再等等,如果真的急的话,建议我们直接用冷冻的精虫做试管。心中五味杂陈,回想起又要回复打针吃药的日子,实在恐惧。但看着老公状态起起伏伏,自己也已经要迈入33岁,之后再怎么顺利也必定是高龄产妇了!老公说,我们不只要生一个,第一胎不能太晚,越晚风险越高成功率也越低。于是,还是决定走回试管之路。



2017年10月正式到品川京野高轮不孕症诊所报到,这家诊所就位在品川车站前,旁边连著王子饭店,如果是从远方来治疗,住宿蛮方便的。



日本习惯性的所有治疗前都会全身检查,而且连老公都要一起。结果发现我没有德麻跟麻疹抗原,老公没有麻疹抗原。医生建议我们先去注射再开始治疗,这一注,又要等两个月才能开始了!

期间我们忙着将之前在东邦大学医院存的精子转到诊所,虽然手续繁杂医院诊所来回跑了很多趟,但很感谢院方配合,让我们在短时间内能够顺利转成,院方也愿意出借液态氮保冷容器给我们,然后我们再用车子缓慢移动。还好医院跟诊所很近,车程才15分钟左右。唯一让我们烦恼的是,东邦医院在储存精子的设备当中,并没有区分感染性跟非感染性(这裡是指病人本身是否有感染性疾病,如爱滋或肝炎)所以转到诊所只能存放在感染性储存槽中,即使是老公没有任何传染疾病。诊所说,只要曾经跟疑似感染性同时储存在同一槽中,就判定为感染性。虽然研究指出,跟感染性储存在一起,被感染的机率小之又小,但诊所还是不敢冒险。规定一定要分开,除非是一开始就在诊所取精,且确定当时病人本身并无任何感染性疾病,才能存在非感染性储存槽中。关于这点挣扎了好久,虽说,因为植入被感染受精卵而母体被感染的机率很小,但非为零。连日本的冷冻同意书上都有明确载明储存于感染槽当中并无法保证百分之百不会被同槽中的其他已感染者感染。而我为了生个孩子,要去冒感染的风险吗?话说,储存槽有区分感染性,还第一次听到,可是,我们没有其他精子可用了!就只剩这几管,而且老公说,既然东邦医院没分,说不定,我们存在东邦的这段期间,就已经感染了也不知道。所以去诊所放入感染槽又有何差别呢?感觉好冤,老公明明没有任何感染性疾病,却要被迫跟已感染者放一起。而我,接下来还要将这个不知道有没有被感染的精虫孵成受精卵送到我的子宫。犹豫了好多天,最后还是屈服签同意书并移动。当时,东邦医院也愿意帮我们回顾,我们所储存的槽当中是否曾经出现过感染者,但因为储存时间过久(一年)有进有出,真的要一个个盘查,再加上他们的龟速作业,不知道民国几年,我们才可以开始疗程。最后决定,作罢,就赌吧!至今已经赌了这么多回了!不差这一把。事后发现,这段根本是白担心一场,因为根本没用到冷冻精虫……


终于挨到2018年1月,进入疗程前,希望把所有能检查的全数做一遍,

除了抽血B超看卵巢之外,另外还有ERA(子宫内膜着床检查),这是测量最佳著床时机的检查,通常培养到第五天的胚胎,就会选择母体排卵后第五天植入,但是,当天是否为最佳着床期,医生说,莫约会有三成的人不是最佳着床期。冲着这三成,外加前四次排卵后第五天植入皆没成功,似乎有必要做这项检查。检查过程很简单,从月经第一天开始补充雌激素,日本这边是用贴的,真心觉得方便很多,而且两天换一次,不会像台湾每天每餐定时在吞药。等到快接近排卵的时候回诊一次,确定排卵时间后,于排卵当日开始补充黄体到检查当日,取子宫内组织来分析,是否为黄金着床期。因为要取子宫组织,医生也建议我顺便做子宫内菌丛感染检查。结果显示,我真的是那三成,排卵后五天还不是我的着床期,第六天才是黄金着床期,而子宫内菌丛部份则是全数正常,没有子宫内感染发炎迹象。

虽然这个检查贵,拿了我二十万日圆,但有结果知道之前失败的可能因素还是值得的。也让下次治疗有一个依据。更重要的是,还好有事先做这个检查,

在检查的时候医生发现平常用的导管太粗,无法顺利放入子宫,最后是换了一根细一点的才成功,这个纪录也会留下等到植入时可以适用。

看到植入手术同意书上写有可能因导管SIZE不合导致植入失败的风险,至少我事先可以避掉了!



2018年2月才开始正式催卵,这次没有使用长效针,所以针剂多了很多,但不一样的是,这次老公在身边,所以所有针剂药品都全数交给他处理,日本护士教他怎么打针时一直笑,看来老公会帮忙打针在日本算是很难得的吧!总共连续打了一週,每天都有针剂,但用笔针打,使用起来很方便,老公出门上班前给一针就结束了!直到接近排卵时,才多加几针是需要混合的,这部分还是由我这个经验者操作,换成细针头后才交给老公。除了针剂之外,取卵前还多吃了一周的抗生素,说是预防取卵后感染。虽然针剂数量有比国内多一点,但整体而言,因为吃的药剂量很少,所以感觉轻松很多,即使卵泡们养大时还是一样肚子撑,但跟之前餐餐吃药心理负担差很多。取卵当天,医师建议,老公也试试自己取精看看,说不定有新鲜的精子可用,我们当时是没有抱太大期望,因上一次的精子检查已经挂蛋了!这次取卵,跟医生要求全身麻醉,通常日本是局部麻醉,但我已经催了快20几颗卵,想到要忍受20针穿过子宫颈壁就害怕,最后还是决定全麻。

麻醉前胚胎培养医师跟手术医师一起过来打招呼,并要我自报姓名跟出生年月日确认身分,身分确认后下一步是确认手术内容跟一些有利胚胎培养的option手续
(如卵子活性化处理,使用不同培养液让卵子活性化更容易受精,适用于受精卵数少的人)当下,主刀医生询问培养医师老公的精虫状况如何?培养医师居然回「有很多【虫】!!而且非.常.健.康!!」


那我还要手术吗?当时真想直接跳下手术台跑去跟老公理论,有虫那我们是在瞎忙什么??!!本来有要做卵子活化处理,但医生说,老公精虫正常,这个部分可以省略。手术完毕后昏睡在恢复室3小时,饿到不行,护士很贴心在我醒后给了一个小甜点,要我觉得舒服的时候再起来吃。等到完全清醒狂吞了小点,护士带领我跟老公前往诊间听培养医师报告次此取卵结果,共取18颗,能用的只有11颗。反倒是老公的结果比较令人惊讶,精虫数破千万,活动量还有36%,差一点就正常值.......无言。老天爷真爱开玩笑呀!预约三天后回诊看胚胎培养状态,这次有拜托医生,不管是第三天胚胎或第五天胚胎,只要有都帮我们冻起来,可惜,11颗卵子,有一颗未成熟,剩下6颗医生说一戳就破,无法受精,成功受精只有4颗,但其中2颗不乐观。所以建议我们不要冻第三天的,直接培养到第五天。早知道当初卵子活化应该坚持做下去,谁知道这次我的卵那么不行。虽说只要有一个正常就成了!诊所决定每颗第五天胚胎必须接受TIME-LAPSE TECHNOLOGY可确切的选择切片时间跟植入时间,所以可有效提高着床率。

目前在日本有此设备的不孕症诊所如下:
https://www.jineko.net/sp/vitrolife/time-lapse04.html


最后能够培养到第五天的只有一颗。虽然结果不是最糟(两颗皆无),但我们也只剩下一次机会,唯一的一颗。医生还鼓励我们,说还好我们年轻,所以还有百分之五十的机率,可以有剩。算是有在半安慰我们吧!知道只有一颗,这会儿植入的压力就来了!必须让自己在最佳状态下植入,才不会前功尽弃。而且这次一样也因为催卵的关係,卵巢过度刺激又发生,取卵完腹水胀到4公分,真的需要好好让他们歇会儿!那唯一一颗就先冻着了!


一晃又两个月过去!月经来第一天,马上到诊所报到,这次医生採用荷尔蒙周期,也就是说,月经刚开始就直接投药,本次类似上次子宫内膜检查时一样,一样给贴纸型贴药,比吃药轻松多了!询问过医师自然周期跟荷尔蒙周期有何不同?医师说结果机率是一样,但荷尔蒙周期比较准确知道排卵日期,回家GOOGLE一番,原来荷尔蒙週期可能完全抑制排卵,所以所谓的排卵日也是假设性排卵日,因为我做了子宫内膜检查,所以就按照检查结果日排卵第六天植入。即使最后有怀上也是需要一直用药,也就是说~强迫性多加10万日币药费就对啦

不断在升级当中,最后真的可以说内壁镶金啦!!


三周后便是植入日,带着紧张的心情,还有心理准备即将要忍受憋尿的痛苦。诊所并没有硬性规定一定要喝多少水,而是叮咛我们来诊所前一个小时不要上厕所即可。这次膀胱没有胀很大。柜台报到后拿取诊所提供的PHS手机到个人恢复室等候通知,除了我之外,其他的恢复室也已经满员,算算加我有七个人同时要植入。先是胚胎培养师请我到小房间说明这次冷冻胚胎的解冻结果状态及照片,接着就是回恢复室换上手术服。这次植入的医生不需要憋尿,一听到这个消息,所有太太们倾巢而出的拥向厕所,看来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很憋!!关于不用憋尿这点,大大给日本无限赞,有了前面四次憋尿植入经验,植入后何时能上厕所纠结了我很久。等待手术服换穿完毕,护士随即提著药包和手术说明书过来,要我先吞一颗止痛药,这是国内没有的流程,我问会痛吗?

护士说,这药是为了让子宫放松,很好!我特别需要。接著就是等待,等护士跟所有人解说完毕之后,才准备开始,我是第一个被叫入手术室,一进手术室又有新的培养医师过来打招呼
并核对姓名跟生日,接著是植入医生,一样也跟我核对姓名跟生日后才开始植入。很好奇不憋尿没胀膀胱植入角度会好吗?原来,是先放导管在裡面呀!放好后就把鸭嘴给取出了!那瞬间心真的放鞭炮呀!之后再用阴道b超来看而非腹部b超。

之前在国内就已经膀胱胀了!还用腹部b超去压!真的忍的超辛苦。在日本还有这种方法,身体一整个放松状态,就跟平常内诊一样,只不过多了一条管子,但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接下来,就是我那唯一个一颗受精卵宝贝登场啦!

先是由护士将电视屏幕从阴道超音波画面转成显微镜画面,画面显示刚才事先说明的解冻胚胎,在显微镜旁还有一位胚胎培养师确认受精卵的存在,接着将受精卵移植到植入容器中再传给先前帮医生打灯的胚胎培养医师。每个换手过程我的名字被喊了不下数次,不断重复确认。接着电视画面转到阴道超音波画面,可以看到亮亮的东西,沿着导管跑到我的子宫内。胚胎放入子宫内后并未结束,还要等在显微镜旁的胚胎培养师确认移动容器中跟导管内没有胚胎残留,医师才宣告植入结束。这时不得不佩服日本的细心程度。走之前,护士还递给我一张子宫植入的超音波照片,要我回去跟老公分享,最后这一步,差点鼓掌。整个植入过程轻松愉快,完全没有不适感,且不到十五分钟就结束了!在这样的状态下,相信成功的机率会再提高。整个植入手术室内共有四名工作人员,护士、植入医师、胚胎培养师、胚胎培养医师,动用这么多人力,在人事费用高的日本,瞬间觉得试管治疗并没有很贵。





最后一关大魔王,等待开奖的十天,没有特别的感觉,也没有夜尿,这次也没有事先自己验,抱持的随缘的心态,跟老公一起回诊听结果。当平常面无表情的医生居然笑著跟我们恭喜的时候,反倒是我们呆住了!身体没什么特别的表象,夫妻俩真的不敢随便乱想乱期望,这次的HCG值破三百,可以说是安定着床。频频跟医师道谢出诊间后还没回神,等待拿药的时候,看着跟我们一样也是拿报告出来的太太至少有三个,看来当天植入的七个当中有一半成功瞜!诊所网页上写的50%还真的不是乱盖的。目前肚子宝宝已经平安度四个月了!希望跟我们一样是无精症的夫妻,看到这篇能够鼓舞到你们,

我们下一胎期待自然受孕,虽然可能是天方夜谭,但还是有那么一丝丝希望的~~~




特别感谢

日本东邦大学大森院区 男性不孕症医师 永尾光一 (感谢您帮老公的管子接通了!!)
京野高轮不孕症诊所 院长 京野广一 (感谢您执行取卵手术)
京野高轮不孕症诊所 副院长 桥本朋子 (感谢您温柔的会诊时光)
京野高轮不孕症诊所 菊地卓 (感谢您高超的植入技术)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9-12-9 11:38:04
太长 太详细了 看得我眼睛都有点累了,恭喜试友了
回复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快速发帖 返回列表